聚酯纖維枕

關於部落格
聚酯纖維枕
  • 11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法制網首頁

  法制網記者劉百軍   自雲南魯甸8·03地震發生至今,雲南省公安消防部隊官兵作為一支十分專業的救援力量,截至8月7日18時,消防部隊共出動156車、1030人、17犬,共搜救出被困群眾134人(其中生還者36人,遇難者遺體98具),安全疏散群眾3905人,排除險情215處。而在這其中,作為科學搜救的重要一員,搜救犬發揮了重要作用,《法制日報》記者通過調查採訪,向讀者呈現這些可愛的特種搜救“尖兵”的機智和勇敢。   曲靖消防調派3條搜救犬參與救援   8月8日11時,雲南省曲靖市公安消防支隊救援官兵來到會澤縣地震災區紙廠鄉江邊村委執行任務,在穿越一條危險狹窄的山道時,搜救犬“黑客”突然停止前行,並狂吠,訓犬員李瑩浩立即向指揮員報告,就在此時,山體突然有碎石滾落,小組安全員及時吹響安全哨,全體人員迅速撤離危險區域,在“黑客”的警示下,多名救援人員躲過一劫,避免了一次重大傷亡。   該支隊民警龍佳瑤告訴《法制日報》記者,“黑客”是一條五歲的搜救犬,參加過9.07昭通彞良地震救援,2013年全省地震救援拉練,2014雲南東川地震拉動演練。搜救犬“黑客”參與會澤地震災區救援僅是曲靖消防支隊官兵參與救災的一個縮影。魯甸“8.3”地震會澤災區救災工作中,曲靖消防支隊第一時間調派60人10車3條搜救犬,徒步12公里近5小時趕赴受災最嚴重的紙廠鄉鄢家村委會、江邊村委會開展救援。   “截至8日上午,在3條搜救犬的協助下,曲靖消防支隊在紙廠鄉五個村小組共搜救被困群眾3人;參與疏散、轉移群眾1200餘人,幫助75戶災民轉運20餘噸生活物資、210頭家畜,配合挖掘機清理2公里生命疏散通道,成為了最早投入救災、最早完成搜救任務,成效最明顯的救災隊伍。”該支隊宣教中心主任任俊說。    地震救援僅靠蠻幹傻乾根本行不通   在震中魯甸縣龍頭山鎮,雲南省玉溪市公安消防支隊政治處民警蘇航告訴記者,地震發生後,總隊統一調度,玉溪消防支隊迅速調集重型搜救隊8車52人2犬緊急馳援魯甸地震災區,第一時間挺進震中救援。在地震救援“黃金72小時”的搜救工作中,玉溪消防重型救援隊徒步行進200餘公里,搜索村莊13個,181戶,搶救被困人員6人,搜尋到遇難者遺體11具,疏散轉移群眾100餘人,搬運物資15.9噸,排除險情12處,挖掘出存摺、房產證、身份證等貴重物品及現金總價20000餘元。   “為適應現代化滅火和搶險救援戰爭的需要,提高各類災害搜救工作的救援生命率,玉溪消防支隊重型救援隊於2011年9月建立了搜救犬分隊,目前有兩隻成犬投入服役。一隻叫“毛驢”,是4歲的雄性昆明犬,一隻叫“馬丁”,是一隻兩歲半的雌性馬裡努阿犬。”蘇航說。   “目前,搜尋地震廢墟幸存者主要方法,有人工搜尋、生命探測儀尋找、消防搜救犬搜尋。其中,人工方法只能發現幸存者的大概位置而不能準確定位,生命探測儀需要靠人運作,動作反映緩慢,搜救面積小,容易報錯。而犬的聽覺是人的16倍,嗅覺是人的100萬倍,動作敏捷,搜索面廣,定位非常準確。”“毛驢”的訓導員付廷波說。   “在災區搜尋,工作千頭萬緒,僅靠蠻幹傻乾是根本行不通的,只會白白浪費壓在廢墟下群眾的生機。”另外一隻搜救犬“馬丁”的訓導員何磊說。   8月4日上午,付廷波和“毛驢”在挺進震中魯甸縣龍頭山鄉的途中對沿途村莊進行搜尋。 在一處木方和土基混雜的廢墟前,“毛驢”忽然停住腳步,歪著頭,屏住了呼吸,靜靜地反覆地嗅,經過幾次反覆對地面嗅,“毛驢”突然大聲吠叫起來。來不及過多的思考,其他搜救隊員一擁而上,在木頭和鐵棍的堆積處緊張而繁忙的工作起來。一個小時後,挖掘到了一具已經被垮塌的房梁壓得變形的遺體。   在8月5日的搜救中,連夜的雨水增加了救援難度。付廷波和“毛驢”一直沿路旁垮塌的房屋搜索,這是一條老街,因為地震時是周末,趕集的人會聚在這裡做買賣,很可能有人員被困。在場的救援力量還有一支民兵分隊,他們聽有位受傷的群眾說地震時這裡人多,發生了踩踏,恐怕有人在這裡被困,於是一直在這兒搜索,但很長時間沒找到。雖然只是猜測,也無法確定具體的地點,但付廷波和“毛驢”認真地搜索著每一個角落。   “他們搜不著,不帶表咱們搜不著,是吧‘毛驢’?”付廷波俯下身子拍了拍“毛驢”,“小家伙,你要努力,你的大餐我還背著呢!”說完付廷波把“毛驢”的牽引繩撒開,讓“毛驢”自由發揮。20分鐘過去了,“毛驢”突然朝一個地方反覆嗅了幾遍,然後用爪子一直不停地扒。付廷波立即把同組的戰友叫過來,“挖挖看,這家伙老在這撓,肯定有情況!”   官兵們立即展開救援,經過10分鐘的挖掘,下麵果然有一具遇難者遺體。在同一區域的其他救援力量和受災群眾紛紛跑過來看:“你們消防的搜救犬太‘板扎’了,這樣都找得到!”   “馬丁”經過每天長達10個小時的搜救和徒步行進,前抓的毛都磨禿了 。“由於我們是徒步進入龍頭山鄉的,出發走得就很急,車也到不了震中,所以大家都只能輕裝上陣,攜帶的食物很少。”何磊說。 由於現場飲用水非常匱乏,為了讓搜救犬正常工作,許多訓導員寧可自己少喝一口水,也要把省下的水讓給搜救犬。  (原標題:法制網首頁)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